level k
评分: +5+x

Level K是C层群的隐秘层级。

生存难度:生存難度:

等级等級 K

  • K
  • P
  • Y

这个层级之所以被叫做Level K,是因为这个层级与K和抠息息相关。实际上,该层级原生存难度被这里的原住民瞎**篡改,我们原本是想派人去跟他们理论一下,结果这群人把我们队员都打成了残废,所以事先说明一下,这个层级原生存难度为宜……'''我们本以为这是一次普通的震动,但它却造就了一个英雄的传奇,一个王国的诞生,以及一位勇者的牺牲'''。

描述

该层级为一个中国的老式小区,占地寸土尺地,其内部矗立着六栋居民楼,且每栋楼的高度都为十层,在这里的所有房间都有着极为朴素的装修,如:低廉的各种家具,破败不堪的地板,以及空气中那弥漫的淡淡霉味儿。好似有人曾经在这里居住过。在该楼层原住民的管理下,各个房间能够正常的使用水电。

B77023EE-A2DC-40CD-9545-D7CDBE39DED2.jpeg

这很抠,不是吗?

该层级由两个区域构成:

副区域

该区域的范围几乎是整个小区,除了上述描述的居民楼之外,还有该小区的本身。地面由劣质的水泥铺成,导致其地面凹凸不平,偶尔地上会在人不经意间出现一个小水坑,形成原因未知。有时你能在这里找到一些突然出现的罐子,罐子里通常会装满钾元素,有小概率装满矿泉水。

小区正中心为一个露天停车场,它几乎霸占了整个小区的面积,这里停了些许废弃的车辆,车虽完好无损,但不能用已知的任何方式将它们开走。在停车场的角落有一座保安亭,里面配备着一把手枪以及一根电棍,由该层级原住民轮流站岗。

在露天停车场的旁边有一间镶进大楼里的管理室,内部拥有大量复杂机器,它们共同管理着水和电,因此该楼层的居民楼还能如同前室一样正常使用水电。管理室的大门紧锁,门上贴着一张写着“闲人免进”的纸,一旦有非原住民进入这里,将会被原住民扔出这里。

该楼层如同前室般有着昼夜循环,且温度永远保持在宜人的24度。

主区域

该区域为一个房间,与那些普通房间不同的是,该房间相对来说更豪华,如:地版上铺满了酒红色地毯,墙壁上贴着金灿灿的墙纸,各种豪华家具摆放在这里,整个房间弥漫着淡淡的玫瑰花香。房间主人为该层首领(Mr.K)。如同管理室,一旦你未经Mr.K同意私自来到这里也会被扔出去。当你在副区域中找到最深处的房子,爬上二楼,找到带有电子密码锁的门,你将会来到这里。

59F1D3CF-5FFA-456E-8F49-D40A7F3A1E9B.jpeg

太抠了!!!!

该区域拥有三个极为重要的房间:

会议室:

该房间为一个圆形房间,内部的装修风格与该区域无异,正中心摆放着一张木质大圆桌,木桌的四周摆放着一堆木椅。该房间用于Mr.K与原住民们开会,内容基本为如何分配物质。

武器库:

该房间用于存放武器,它的内部铺满铁皮。里面摆放着大量的展示柜,展示柜内通常是冷兵器,小部分展示柜存放着手枪。据说,这里曾经存放着两把霰弹枪,但后来被某位不知名人士窃取(因窃取时间过早所以枪的型号无从考证),因此,武器库有着重兵把守,戒备森严。

实验室:

该房间为一间实验室,内部设施齐全,实验设备应有尽有。在角落,有一罐三米高的大罐子,内部存放着大量钾元素。据传言,Mr.K曾经在该实验室中做到将温度降低至零下273.15摄氏度,成功地达到0K的热力学温度(未经证实)。

该层级有个奇怪特性:当你从该层级看小区外时,你会看到前厅的样貌,如同这个楼层曾经存在于前厅,这导致了大多数流浪者来到该楼层时误以为自己回到前厅。并且,你从外面的Level 11 往内部看,会发现内部空无一人,且两个楼层互不干扰。

并且你在该层级最好别做出关于“抠”的行为,因为该层级还有个奇怪特性:一旦你的K值达到最高值,那么你的臀部将会瘙痒无比,且有小概率触发一次“幸运事件”。什么是K值,你可以理解为它是你在该楼层所做出“抠”的行为的计数功能,以下行为会增加K值:当你在抠某样东西时会增加一点K值,当你说的话中某个字的拼音首字母为K时会增加十点K值,当你直接说出“K”这个英文字母时你会增加五十点K值,当你直接说出“抠”这个字时会增加一百点K值。K值最高为2400点。

什么是“幸运事件”,它会在你K值满时有小概率触发,相当于一个小小的恶作剧,但不会伤及流浪者,且事件完全随机,如:某位流浪者因皮肤搔痒不得不抠搔痒部位时,正好K值达到最高点,于是该流浪者在远处疑似听到“抠你马”的声音;某位流浪者在打扑克时,大吼:“四个K,炸!”,于是他的K值也达到最高点,结果扑克牌在他打出去时瞬间爆炸,但无人员伤亡。一旦你的K值达到最高点后,它便会清零。

该层级时不时会刷出一些物质,其概率与物品的珍贵程度成反比。

这里的所有特性都被这里的居民称作“KPY”效应。

基地、前哨与社区

K.P.Y

  • 对流浪者友好
  • 开放交易
  • 欢迎你的加入

入口与出口

入口
  • Level 11的一处老式小区进入会把你带到这儿。
  • 在任何与学校有关的level找到24班进入里面,并大喊五声“KPY”你就会来到这儿。
出口
  • 直接从大门离开会来到Level 11
  • 更多出口待发现。

???

'''嘿,小子,过来,对,说的就是你,我是这个层级的首领'''。

'''你猜猜为什么这里的环境如此像前厅'''?

'''你想听听我们的故事吗'''?

原本,那只是一个普通的晚上,我合上电脑,准备睡觉。

突然,整栋楼出现了剧烈的摇晃,我瞬间摔倒。

再起来时,我的眼睛不自觉地瞟向窗外。

“奇怪,为什么大晚上的这么多人玩cosplay?”我诧异地想道。

不管了,先睡吧。

突然,刺耳的尖叫声传来,令睡意朦胧的我瞬间惊醒。

没等我反应过来,我的房门被砸开,映入眼帘的是黑暗中那闪闪发光的微笑。

它快速地向我冲来,我一个后退,从窗户外跌了下去。

还好,我家在二楼,无伤大雅,我扭头看去,却看到了这辈子再也不想看到的东西:整个小区尸横遍野,血肉横飞,到处都是人体器官。

我吓坏了,抬头向上看却看到了那微笑,我知道,我不得不得装成这些尸体的一员了。

直到那微笑离开,我起身,发现受害者越来越多,人在黑暗的环境下简直就是毫无防备的猎物。

我知道,我必须结束这一切,我声嘶力竭地大吼道:“不想死的,来我家!”

不知过去了多久,我的家里聚满了人,直到最后一个人进来把门关上,我才发现,原本一小区的人在这些“怪物”的摧残下竟只剩一百人。

我拼命地思考着,妄图解决这一切,突然,我的电脑上传来了一条消息,是一个网址,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打开了它。

“后室?这玩意挺新奇的。”我想道。

过了几个小时,我和其他看完了网站,心里五味杂陈。

“看起来我们是意外卡进后室的,且某个人在讨论区上说level 11突然多出了一个老式小区,看起来外面就是level 11了。”我说道。

“那等什么,我们快走吧。”人群中出现了一个声音。

“逃?我们逃得掉吗?况且我们离开了实体也要跟着过来,到时候整个level 11都要玩完。”

“关我们什么事?”

“那那些level 11无辜的人呢!level 11对后室有多重要你知道吗?”我大吼道。

“难道说我们……”

“此路向死,或向远方,反抗它们。”

“这次的反抗不只是为了我们,还是为了后室的整个未来,一旦失败,意味着无人吸引它们的注意,它们将会冲向level 11。所以,拿好武器,没有武器的直接用拳头,我们将用血肉拼凑出后室的希望,我们便是黑暗中最后的火苗。”我沉重地说道。

“那么,我走了,你们随意。”我抽出电视后的太刀,取下墙上的燃烧瓶,从窗户飞身而下。

我使用了浑身解数将燃烧瓶扔出,火焰蔓延了整个小区,炽热的火焰照亮了那些“怪物”饥渴难耐的表情。随后,那100多号人缓缓地走到了我的身边,各个拿着武器,虽大多都是菜刀,板凳,但已经够了。

“想去level 11,就踩着我们的尸体过去!”战争开始了。

我们凭借着人海战术对这些实体造成了毁灭性的打击,正当我们以为结束时,更多的实体出现了,我们又不得不继续应战。

在人们与实体的怒吼中,在鲜血与火焰的交织中,我们逐渐疲惫了,但我们深知,我们背负着后室的希望,这件事成为了我们的兴奋剂,令我们能够继续坚持。

终于,这一次的实体非常强,我有预感,这是最后一次。我迅速跳起,给这个无面人来了个当头一棒,
刀……断了?我来不及反应,脖子瞬间被掐住,那种疼痛给我带来了猛烈的呕吐感,眼泪不自觉地流出,我想反抗,力气却悄然消失了,我的意识逐渐消散,眼前越来越模糊,我终于不堪重负,闭上了双眼。一切都结束了。

在恍惚间,我用一秒的时间回顾了我的人生。“不行,我还不能倒下,我还有心愿未了,'''Wake up'''!”我再次睁开双眼,拼尽全力朝这无面人打了一拳,他把我放了下来,此时我如同在克服十倍太阳引力般奔跑,突然被一大手拉进了小巷里。

我定睛一看,发现是我的邻居,他示意我别出声。在他的话中,我明白他在这里找到了一颗突然刷出的定时炸弹,现在可以将这里的实体统统送上西天。我兴奋地说道:“那我们快走吧!炸毁这里!”

他却摇了摇头,说到,“总要有一个人留下来吸引它们的注意力,这个人,就是我。”

我诧异的说到:“你不要命了?”

他一脸坚毅地说:“牺牲一个人总比团灭好,至于我的命?我将它赌在后室的未来上了。”

“时间不多了,你快带着人先走吧!”他义无反顾地抱着炸弹冲向楼顶。

我看到后,迅速地带领大家离开了。

即将走出这里时,我回头望了一眼,他站在最高点,吸引着实体的注意,此刻的他如同一个真正的英雄。

由于外面看不到内部,于是我们焦急地等待着,时间到了,我们忐忑不安地走了进去。

流星划过了深邃的星空,在这宁静的小区的衬托下显得愈发美丽。

一切,终于结束了。

“快睡吧,大家。”我说道。

回到床上后,我睡不着,于是我来到了顶楼。

我看着这夕阳逐渐升起,洗清了尘世间所有的罪恶。

我慢慢地看向了他牺牲的地方,“快看,我们胜利了,朝阳升起了,安息吧。”我沉重地说道。

尘世间恢复宁静,但他却再也回不来了,没有他,也不可能会有我们这50个存活的傻瓜了……

最后经推测,是因为这个小区突然卡进后室而使后室不得不创造一个新空间来迎接这个庞然大物,导致后室出了差错,令一些实体意外卡入这里。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